當前位置: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中非能源合作成果綜述
分享到: 更多
2018-09-05 10:34:06 來源:泰肥建設 閱讀次數:391
   中國與非洲雖相距遙遠,但友好交往源遠流長。20世紀末以來,中非關系經過調整與充實,得到了全面鞏固與加強。2015年在南非舉行的約翰內斯堡中非合作論壇上,雙方同意將“新型戰略伙伴關系”提升為“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中非關系得到了全方位的拓展和提升。
  20世紀90年代初,中非開啟了能源領域的合作。經過多年的努力,雙方已從最初的通過貿易方式直接購買石油和石油產品逐漸拓展成集傳統能源和新能源勘探、開發、建設、貿易等為一體的寬領域、深層次、綜合性合作。中非能源領域逐步形成的優勢互補、互利共贏、持續發展局面,成為雙方關系的一個新亮點。
  如今,中國對非洲投資穩步增長,中國連續九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國,中國企業已基本覆蓋非洲53個國家和6個地區,非洲成為中國對外承包工程的第二大市場,能源電力和交通運輸占據市場的主要比例。中國能源企業持續加強與非洲國家的互利合作,足跡遍布非洲各個角落,合作領域覆蓋油氣、電源、電網、基礎設施等多個領域,成為中國參加非洲建設的主力企業。

  一、中非能源合作基礎廣泛
  (一)非洲能源資源豐富、開發潛力巨大

  非洲因能源資源豐富、開發潛力巨大而備受國際社會青睞。近年來,非洲在全球油氣格局中的地位快速提升,探明儲量增長很快,產量前景廣闊。據統計,2005年非洲石油儲量26.5億桶,2010年非洲石油儲量29.76億桶,2015年非洲石油儲量30.73億桶。相較于中東等地區,油氣儲量豐富卻又尚未大規模開發的非洲是我國油氣企業“走出去”的重要投資目標地區。
  新能源方面,非洲也具備得天獨厚的優勢,新能源資源品種齊全,蘊藏量巨大,絕大多數資源都可以進行大規模開發,并且新能源資源開發程度普遍較低。以水力資源為例,非洲水力資源儲量豐富,地區可開發水電資源約為全球的12.2%,但目前水資源發電率僅為8%,遠低于目前世界60%的平均水電利用率。同時,非洲又是全球新能源利用市場需求最為廣闊的地區。
  另外,非洲地區正在加速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而非洲國家普遍電網建設落后,輸電基礎設施投入嚴重不足,輸電能力顯著落后于發電能力,是目前制約非洲電力行業發展的結構性問題,電力開發需求迫切,電力市場發展潛力巨大。

  (二)中非能源合作具有較強互補性

  中非能源合作具有明顯的互補性。從能源資源和市場角度來看,非洲地區的石油儲量與日產量豐富與我國的石油匱乏形成鮮明的互補,我國快速且持續增長的能源消費為非洲的能源產出提供了一個廣闊的市場,非洲與中國進行能源合作,尤其是油氣合作,既解決其國內消費不足的問題,也使中國的能源安全形勢得到進一步好轉。從能源開發資本和技術角度來看,大部分非洲國家對于外國公司采取較為寬松的開發政策,歡迎與國際公司合作,積極采取措施吸引外國資本和技術參與本國能源資源的勘探開發。因此,與非洲國家的能源合作,成為中非雙方新形勢下平等互利地推進務實合作、謀求共同發展的重要一環。

  二、中非能源合作歷程回顧
  (一)油氣

  1.石油領域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與非洲國家就在石油領域開展合作。1992年,中國開始從安哥拉、利比亞進口石油。當時的進口量僅為50萬噸,占進口總量的4.4%。第二年猛增至213萬噸,占進口總量的14%。到2005年,中國從非洲進口的石油總量達3847萬噸,所占比例突破30%,非洲成為中國石油進口的第二大來源地。2017年,中國從安哥拉進口原油5042萬噸,安哥拉是繼俄羅斯和沙特之后,中國第三大進口原油來源國,其作為中國最主要石油貿易合作伙伴的地位進一步確立。隨著中非石油合作的迅速發展,合作內容從單一的石油買賣擴展到上游勘探開發和下游煉廠投資等,合作方式從貿易合作到投資開發、再到金融支持的“貸款換石油”,經過20多年的發展,非洲已成為中國重要的石油進口來源地和海外份額油來源地。在中石油諸多海外投資中,蘇丹石油項目被認為是中石油“走出去”的一個成功樣本,也是中石油在海外第一個投資項目。20多年來,中石油致力于與非洲資源國建立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通過投資和項目合作,先后幫助蘇丹、乍得、尼日爾等國建立了上游油田、中游輸送管道、下游煉油化工的完整石油工業體系,同時收獲的還有海外油氣產量大增。
  中石化從1993年開始為非洲提供油田鉆井工程服務。隨后,中石化在非洲多國開展運營,業務涵蓋了油氣勘探開發、石油工程服務、地熱開發、煉化投資和石油貿易等方面。目前,中石化在非洲資產總額超過200億美元。2018年3月8日,南非競爭法庭發布公告,批準了中石化高達9億美元的收購案。這是中石化在非洲的首個大型煉油項目、在非洲的最大單筆投資,資產縱跨價值鏈中的煉油、油品和非油銷售及潤滑油業務。此次收購為中石化在非洲扎下了堅實的市場基礎,更意味著其未來在非洲油氣上游領域的發展。
  中海油于2006年開始進入非洲油氣市場。當年,中海油斥資22.68億美元收購尼日利亞海上10億噸級巨型油田權益,成為當時中海油最大的海外投資。2012年,中海油以14.67億美元收購英國圖洛石油公司在烏干達1、2和3A勘探區各三分之一的權益。除尼日利亞和烏干達外,中海油還在赤道幾內亞、剛果(布)、阿爾及利亞和加蓬等地擁有幾個區塊的權益。此外,中海油服在突尼斯、利比亞、安哥拉、坦桑尼亞等國開展了海外業務。從西非尼日利亞三角洲起步,如今,中海油在非洲的步伐已擴展到東非、北非和中南非洲地區。

  2.天然氣領域

  2006年以來,在東非的坦桑尼亞、莫桑比克等國陸續發現了數個儲量巨大的天然氣田。2013年3月,以發現東非地區的油氣為契機,中石油耗資42.1億美元購買了意大利埃尼集團全資子公司埃尼東非(Eni East Africa)28.57%的股權,由此間接獲得了莫桑比克天然氣第4區塊20%的權益,邁開了中國能源企業進軍非洲天然氣上游市場的步伐。2016年5月18日,在中莫兩國領導人的共同見證下,中國石油與莫桑比克國家石油公司簽署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與莫桑比克國家石油公司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將全面推動在油氣勘探開發、生產、天然氣加工和銷售領域的合作。而此前在2015年10月,中石油旗下中石油工程建設公司已經與莫桑比克國家石油工程公司成立中莫石油工程公司,為深度參與當地一體化工業提前做好準備。
  總體而言,目前中國與非洲的油氣合作仍多以石油為重點,天然氣方面,非洲在中國天然氣進口格局中的占比有限,中國對非洲天然氣領域的投資尚處于起步階段,提升潛力巨大。

  (二)電力

  中國企業在非洲投資承建的電力項目數量龐大。根據國際能源署2016年發布的報告《促進撒哈拉以南非洲電力發展:中國的參與》,2010~2020年間,中國電力企業已經在非洲37個國家承建或者正在計劃承建電力項目,涉及的電力項目數量超過200個。這一時期內所有電力項目中,中國電力企業投資的輸配電及發電廠項目接近150個,其中輸配電項目49個,發電廠項目總計96個,并且這些電力項目在非洲各個地區的分布較為均勻。
  據統計,中國金融機構2017年向世界各地能源項目提供的256億美元貸款中,有68億流向了非洲國家,占貸款總額的近三分之一。并且向非洲提供的貸款全部用于電力項目,發電和輸電是非洲接受中國貸款最多的領域。
  1.電網建設根據美國智庫RWR的統計數據,我國已在83個輸電基建的建設或收購項目中投資1020億美元,加上對海外電網的貸款投資,總額達到1230億美元。而整個非洲大約三分之一的新增電力供應都來自中國投資的項目。國際能源署數據顯示,2010~2020年間,中國電力企業在非洲投資的輸配電線路不少于28000公里。項目從跨境輸電線路(如埃塞俄比亞和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貝寧和多哥的跨境線路等)到城市或農村本地配電網(如安哥拉、赤道幾內亞本地配電網),覆蓋整個電網產業鏈的多個環節,大大提高了非洲國家電力聯營水平。同時,中國企業在電網的裝機容量、線路長度、電壓等級等方面都遙遙領先于歐洲互聯電網和北美聯合電網,還掌握了世界領先的特高壓電網技術和大電網安全穩定運行技術。相繼在非洲投資的1000千瓦和±8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電工程,中國企業參與率超過了90%,擴建工程設施的中國企業參與率在70%左右。非洲地區是國家電網公司的重要目標市場,國家電網公司較早就開始在非洲地區開展業務布局。國家電網公司在非洲開展的業務主要涉及投資、工程總承包、設備供應和技術咨詢等領域,業務地區范圍已覆蓋東部非洲、南部非洲,以東部非洲為重點在埃塞俄比亞、埃及、肯尼亞、蘇丹等國家實施了一定規模和數量的輸變電工程。2015年12月22日,由國家電網公司總承包的埃塞俄比亞GDHA 500千伏輸變電工程建成竣工,項目全部采用中國國產電工電氣設備,施工大量使用中國技術標準,這是東非地區電壓等級最高、輸電距離最遠的工程,也是國家電網公司目前在海外竣工的規模和投資額最大的輸變電工程。截至2017年底,國家電網公司在非洲的項目合同額超過39億美元。
  2.電源開發國際能源署數據顯示,2010~2020年間,中方承建或將承建的新增發電裝機容量總量巨大,約為17吉瓦,相當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現有裝機容量的10%。在新增容量中,超過三分之二已經完工或者正在建設中。2010~2015年間,中國承包商承建并網新增發電裝機容量超過7吉瓦,這些已完工裝機占地區新增發電裝機容量總量的30%。中國公司承建項目幾乎涵蓋整個電力領域,并以水電為主。2010~2020年間,中方承建的完工、在建或計劃中項目新增發電裝機容量中56%來自可再生能源資源發電,其中水電占比最大,約為中企承建的新增發電裝機容量的49%左右(自2010年起至2016年,中國企業在非洲已經完工的大壩超過20座,另外還有20多座處于建設之中),而非水電可再生能源項目占比相對較小。此外,燃煤發電項目裝機占比為20%,燃氣發電項目與燃煤發電項目的占比大致相似,約為19%,燃油發電所占比例最小,約為5%。
  中方承建的發電裝機項目提高了非洲電力容量結構的多樣性,加速了地區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在水電領域,依托雄厚的水電建設實力,中國企業承建了非洲多個重點水電工程,是非洲水電工程當之無愧的建設主力軍。在風電領域,埃塞俄比亞阿達瑪風電項目是埃塞俄比亞乃至東非地區最早并網發電的現代化風電工程。在太陽能領域,摩洛哥努奧二期和三期太陽光聚熱電站項目建成后將成為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太陽能聚熱電站。在其他可再生能源領域,中國承建的埃塞俄比亞生物質能和垃圾發電項目在該地區獨一無二。
  在中國公司中,有五家企業主導撒哈拉以南非洲電力行業市場,分別是:中國電建旗下的中國水電和山東電建,中國能建旗下的葛洲壩集團,三峽集團旗下的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以及中機集團旗下的中國電工。2010~2015年間,上述五家公司完工或基本完工的裝機占中國公司在非新增發電裝機容量總量的四分之三。
  中國電建東南非區域總部涵蓋東部和南部非洲的26個國家和地區,業務涉及水利、電力開發、基礎設施建設、水資源與水環境治理等。截至2017年,中國電建在東南非區域國家在建項目279個,合同總額近150億美元。2002年6月,其麾下的中國水電簽署首個在非洲具有重大影響力的水電站項目——埃塞俄比亞泰克澤水電站工程,該項目大壩是非洲最高的混凝土雙曲拱壩,電站發電量相當于埃塞俄比亞全國總發電量的40%。2003年6月,中國水電中標蘇丹麥洛維大壩項目,該大壩被稱作蘇丹的“三峽工程”,是截至當時中國國際工程承包史上中國企業承包的最大單項國際工程,也是世界上最長的大壩。2013年5月,中國電建中標埃塞俄比亞阿達瑪二期風電EPC項目,這是第一個采用中國標準和中國技術施工的國外風電項目,也是我國第一個海外風電總承包項目,中國進出口銀行第一次以優惠出口買方信貸支持的海外新能源項目。中國能建在非洲國家的業務覆蓋電源、電網、基礎設施、民生工程等多個領域。2017年11月10日,在非洲人口第一大國尼日利亞,中國能建旗下葛洲壩集團牽頭的“葛洲壩—中國水電—中地海外”三家中資企業聯營體中標蒙貝拉水電站,合同總額57.92億美元,刷新了中資企業在海外承建最大規模水電站的簽約紀錄。此外,葛洲壩集團承建的安哥拉卡古路?卡巴薩水電站、肯尼亞斯瓦克大壩項目、埃塞俄比亞FAN水電站、尼日爾坎大吉水電站等一系列水電項目也在順利推進中。已竣工的埃塞俄比亞特克澤水電站是首個獲得中國建筑領域最高獎“魯班獎”的海外水電項目。2017年7月,由中國能建旗下中電工程中南院勘察設計的安哥拉索約燃氣聯合循環電站竣工投產,項目總裝機容量75萬千瓦,是非洲目前裝機最大的燃氣電站。
  三峽集團集中優勢在具備規模潛力的西非、東非進行區域化布局。集團子企業中水電自20世紀50年代至今足跡已遍布30多個非洲國家,承建了包括電力工業工程內在的250余個項目。幾內亞凱樂塔水利樞紐工程是幾內亞獨立以來建設的最大水電工程項目,給該國帶來24萬千瓦的水電裝機,2015年5月項目工程效果圖印在了新版幾內亞法郎貨幣上。幾內亞孔庫雷河梯級水電站建成后,電站的發電能力不僅滿足當前幾內亞國內電力需求,多余電能還將輸送至周邊國家,徹底改變幾內亞電力短缺狀況,使其正式成為西非電力輸出國。

  三、中非能源合作前景廣闊

  中國政府對中國企業在非洲拓展能源業務大力支持,近年來更是采取了一系列積極政策,中非能源合作獲得強大的政策保障。2014年5月8日,在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舉行的第24屆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發表了題為《共同推動非洲發展邁上新臺階》的致辭,在致辭中表達了中方愿與非洲共同合作、推進電力基礎設施建設的愿望,并表示中方愿推動非洲能源資源產業進一步向上下游環節延伸,提高資源就地加工比例,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切實增強非洲自我發展能力。
  2015年12月4日,在南非舉行的約翰內斯堡中非合作論壇上,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提到了中非“十大合作計劃”,其中在“中非基礎設施合作計劃”中提到將支持中國企業積極參與非洲電力等基礎設施建設,在“中非綠色發展合作計劃”中提到中方將支持非洲增強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能力,支持非洲實施100個清潔能源和野生動植物保護項目。為確保計劃順利實施,中方決定提供60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據初步統計,“十大合作計劃”實施以來,中企在非洲已建成和在建項目將幫助非洲新增近2萬兆瓦的發電能力和3萬多公里的輸變電線路。三年過去,中非能源合作已步入提質增效的新階段。
  將于2018年9月3日至4日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中方將再提出一份“讓非洲和中國人民都能感到滿意的新的承諾書”。據悉,即將宣布的新舉措強調“一帶一路”建設與非洲《2063年議程》、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及非洲各國發展戰略的四方對接,更加注重培養非洲內生增長能力,從“硬基礎設施”轉向“軟硬兼顧”,既有基礎設施建設,也有發展經驗分享。
首 頁 關于我們 新聞資訊 涉及領域 精品工程 客戶服務 人才招聘
羽毛球锦标赛